借一桩旧案子,说明“嫌贫爱富难成亲,狗肉朋友最害人”这个道理

光绪中期,广西省隆安县某村发生了一起命案。

那天上午,村民黄胜登刚起床,来到女儿居住的前屋一看,发现女儿黄凝嫜衣衫不整地死在了卧室里。

黄凝嫜年方十五,长得貌美出众,黄胜登夫妇视其为掌上明珠,并在年幼时将其与同村的卢家结了娃娃亲。

黄凝嫜僵卧在床上,头部被人重击而死,血液已经变黑且凝固,身体上并无伤痕,案发时验明其与人已经同过房。黄凝嫜的房间是一座独栋的小楼,与父母的房子连在一起。

借一桩旧案子,说明“嫌贫爱富难成亲,狗肉朋友最害人”这个道理

原本父母黄凝嫜住在后屋,后来后屋的房间被洪水冲坏,黄胜登特地给女儿修了这栋小楼居住。黄凝嫜对这座新的小楼自然是喜欢不已,谁曾想住了才没多久就出了这等事。

而令人不解的是,邻村的富户梁亚寿也被人打死在了距离黄家几百米远的一处水沟里。梁亚寿倒在水沟里,脑袋全部浸入水沟中,人被发现时已经断了气。

梁亚寿的身边掉落了一块碎银子,他的手里还紧握着一块。

村里出了命案,地保很快将情况报官,县令很快来到现场勘验。经过询问得知,黄胜登夫妇昨天半夜里隐约听到有人争斗之声,当时以为是有盗贼光顾,所以不敢开门察看。女儿和梁亚寿的死,也许与盗贼有关。

县令查验了尸体后,认为黄凝嫜和梁亚寿都是死于非命,盗贼入室玷污了黄凝嫜,劫走了她身上的首饰,由于惧怕黄凝嫜呼喊救命,就将她杀死在卧室里。

至于梁亚寿,也是死于盗贼之手。盗贼在杀人之后逃出黄家,路上遇到了梁亚寿。梁亚寿是有钱人,身上少不了带银子。盗贼于是杀了梁亚寿,劫走了他身上的银子。

梁亚寿在与盗贼争斗的过程中不敌,被盗贼摁倒在水沟里淹死,身上的银子也被劫走了,只剩下两块碎银子。这是一起连环命案,凶手显然是盗贼无疑。

县令分析得合情合理,且经过多方打探发现村里人均无作案嫌疑,所以案子就此告结。这桩案子就这样解决了,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几个月后,黄凝嫜的父母来到衙门报案,二人告发了准女婿卢嘉。县令闻之大惊,立刻着人去拘捕卢嘉到案。

卢嘉来到县衙,面对县令的审问也不抵赖,承认是他杀死了黄凝嫜,而且梁亚寿也是被他所杀。

借一桩旧案子,说明“嫌贫爱富难成亲,狗肉朋友最害人”这个道理
事情是这样子的:

原来卢嘉的父母在世时,为他聘定了黄胜登的女儿黄凝嫜为妻。后来卢嘉的父母先后亡故,原本富裕的家庭变得贫困潦倒。

卢嘉已经无力迎娶黄凝嫜,于是到黄家恳求减少嫁妆以成全他和黄凝嫜。黄胜登夫妻见卢家贫困,不想再把女儿嫁给他,于是搪塞不允。

黄凝嫜也嫌弃卢嘉家贫,发誓不做穷措之妇。于是崔薄数年,黄凝嫜已过待嫁之期,却仍不愿接纳卢嘉。黄凝嫜久在家中,已不惯一人独宿,渐渐心生不轨之举。

借一桩旧案子,说明“嫌贫爱富难成亲,狗肉朋友最害人”这个道理

邻村有一个富户叫梁亚寿,年纪在三十五岁左右,家中已有两房妻妾,却仍然不满足。梁亚寿听闻黄凝嫜姿色颇佳,又渴望嫁入豪富之家,于是便有意前来勾搭。

黄凝嫜正寂寞难耐,两个人便很快热床热炕头搅和在一起。梁亚寿有意迎娶黄凝嫜,但家中两位娘子甚凶,不敢提娶妾一事。再者黄凝嫜与卢嘉已有婚约,且婚约并未废除,故而他也不敢上门提亲。

二人偷偷摸摸,饱尝这偷腥的滋味。开始时尚且有所收敛,夜去明来鲜有人知,后来竟双宿双栖,如同夫妇。黄凝嫜父母住在后屋,对女儿的出格行为并不知晓。

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时间久了就有人跑去告诉卢嘉,将梁亚寿与黄凝嫜纠缠不清一事告知,卢嘉听后如五雷轰顶,心中颇为气愤。

一天晚上,卢嘉路过黄凝嫜的小楼外,忽闻屋内有男女嬉笑之声。卢嘉停步窥视,则见梁亚寿正与凝嫜互相调笑,二人卿卿我我极为热烈。

卢嘉怒不可遏,急忙跑回了家中,请来好友赵大胆商量。赵大胆原名叫赵铁,因为此人行事大胆得了这个绰号。赵大胆听了卢嘉的话,对他说道:“这有什么好说的,杀掉他们就是!”

卢嘉惟恐力弱不能制服,求赵相助,赵勉强应允。当天半夜里,二人一前一后同时抵达了黄凝嫜门外。赵大胆告诉卢嘉,让他进屋将两人驱赶出来,他躲在甘蔗地里截杀他们。

卢嘉提着一根棍子,一跃登上晒台,又顺着屋边一棵大树爬进了院子。卢嘉来到窗前,悄悄捅破窗户纸朝里观望,伴随着男女嬉笑之声时起时落,再仔细一看,顿时怒火更盛。

梁亚寿与黄凝嫜不知羞耻,正在做那苟且之事。卢嘉气急,举起棍子碎窗而入。梁亚寿见卢嘉突然入室,惊而起立。卢嘉照准梁亚寿脑袋一棍子打去,梁亚寿闪避逃脱,这一棍子却打在了黄凝嫜的头上。

黄凝嫜叫了一声倒了下去,卢嘉不管黄凝嫜死活,举起棍子要打梁亚寿。梁此时已乘间隙越窗逃至晒台,卢嘉也越窗追逐。

卢嘉把梁亚寿追到甘蔗地边上,把棍子丢过去击中了梁亚寿的小腿,梁亚寿一跟头倒在水沟里。赵大胆躲在甘蔗地里观望,迟迟不肯出手。卢嘉走上前去,又打了梁亚寿一棍子。

梁亚寿不再动弹后,赵大胆跳下河沟,发现梁亚寿已死,于是搜了他身上的银子,又故意把一块碎银丢在一边,把一块碎银放在梁亚寿的手里,伪装成抢劫杀人的现场。

做完这些之后,二人这才悄然归家。天亮时案发,赵大胆故意装作惊讶的样子,跟着村民们跑前跑后地帮忙料理后事。村民们都一致认为,此事可能是因为强盗杀人,也可能是因为嫉妒斗殴杀人。

没有人怀疑赵大胆是帮凶,人们虽然有点怀疑卢嘉,但没有真凭实据,村民们怀疑也没有用,县令以强盗抢劫杀人结案,村民们也无话可说。

此案的真相可能将成为永久谜团,但赵大胆是个不干净的人。他原本就是个无赖,几个月后花光了梁亚寿的钱便时常来找卢嘉索要,梁亚寿认为他帮忙卢嘉杀死了梁亚寿和黄凝嫜,所以卢嘉不能拒绝他。

卢嘉起初还能给赵大胆钱,后来渐渐觉得赵大胆是个无底洞,而且卢嘉本来就穷,没有多少钱给他。当初杀人时赵大胆也没有动手,如今以此要挟讹诈,真是厚颜无耻。

卢嘉决定不再给赵大胆一分钱,赵大胆拿不到钱,两个人彻底闹翻绝交。赵大胆怀恨在心,于是跑去向黄凝嫜的父母告发了卢嘉,把卢嘉如何杀人的事情说了一遍。于是卢嘉被捕,案情真相大白。

卢嘉已经认罪,并表示甘愿受一切责罚。县令认为,黄凝嫜虽然是卢嘉未过门的妻子,但婚约仍然有效,已有夫妇之名。事情的起因都是黄家父母贪财,黄凝嫜嫌贫爱富想傍大款,卢嘉杀人不能以一般的谋杀相提并论。

按照大清刑律规定,妻子出轨被丈夫捉拿,激于义愤之下杀人,则免于死罪。县令于是将卢嘉杖责一百徒三年,赵大胆顺走梁亚寿的银子视同盗窃,又趁机敲诈勒索,杖责四十罚银二十两以儆效尤。县令宣判之后,百姓们才明白此案的真相。

古人云:嫌贫爱富难成亲,狗肉朋友最害人。黄家父母和黄凝嫜嫌贫爱富,不肯履行婚约又不设法解除婚约,最终酿出了这场悲剧。

赵大胆狗肉朋友害人,事办不成还反咬一口,这种人不少见,最是心坏和残忍,一定要远离这种人。

旧案新读,故事虽过去百年,但其中的道理依然管用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81118366@qq.com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发布者:简知小编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ianzixun.com/11354.html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
相关推荐

软文友链广告合作联系站长qq81118366